把午夜十二点作为一天的开始的话,我这一天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起夜,也许是在一点,三点,六点,早上没有课的时候,我也许会在七点去一趟,回来接着睡。
        我给自己设定的起床时间是八点半,但从没有一口气睡到这个点的,不是要去上厕所,就是被舍友收拾东西的动静给吵醒了。这时我会在心里充满怨恨地念叨着“滚出去,快给我滚出去”“吵死了,怎么不去死啊”,只要等某人出门后我又重新睡着了,我就会完全遗忘了这件事,直到下一个被吵醒的早晨,我才又在心里骂开。
        在八点半,闹钟就该响了,若是我还有些迷糊,说不定关上闹钟后就要再睡一会儿;醒来后我习惯不做什么事情,不管是动脑还是动手我都得进食补充需要的能量,可是早上醒来我一般没有食欲,什么也不想吃。所以我什么活都不干,坐在床上打游戏,直到快要吃早午饭了才下床洗漱。
        吃饱之后,我的一天才算开始了一半,我会刷视频,看小说,看书,偶尔写写画画,反正是些轻松的活动,接着就是午觉时间。
        除了周三周四,这两天学校可能会有人查寝,我都是放任自己睡到自然醒,从下午一点睡到三四点是常有的事情,有时睡到分不清日夜晨昏,或者心情忧郁,会躺在床上起不来。更多时候我会起来一边听着电台一边画画,话是这么说,我也有两三天起不来了,一是对未来感到迷茫,被自己的“无欲无求”击倒,二是近来连绵细雨下了三天,可能要再下个两三天才停,平时我还能通过跑跑步来舒缓一下闭塞苦闷的心情,雨一下我就实在不肯出门了,于是心情更加闭塞苦闷。
        睡的多了,我也会良心不安起来,责问自己为什么无所事事。身边的同学朋友都为了考研起早贪黑,天天泡在图书馆里,我虽然对提升学历和考公考编没有念想,也被大家埋头苦干的劲头所鞭笞,要跟她们做出一致的努力姿态不可。
        我问自己喜欢什么,喜欢画画吗?当初也是因为被家人、老师赞扬,洋洋得意地认为自己画的不错,才稀里糊涂地画到了现在。以“为了学业”为借口停笔不画是常态,一想到“我得有个梦想才行”再次动笔也是常态,从小学断断续续地画到大学,肯定是有进步的,可离我能拿这手艺挣口奶茶钱还差的远呢。
        喜欢写小说吗?说不上喜欢,吃过的热乎屎多了,论谁也会热血上头拿起笔写点什么。“什么东西,我写的都比你强”,这样的心态,在写了几千字后变慢慢瓦解了,你会体会到,能把再糟糕的东西写上几十万甚至上百万字,不说作品的本质和价值,这作者本身就是个意志坚强的超人,哪是我能轻蔑的呀?
        实在不行,我就多读点书吧,既不费力,又能使碎片时间发点金光。
        吃完晚饭,照例学十二十分钟的日语,我终于要画画了,期间可能又去洗个衣服或者打壶水,稍微动动身体。虽然我没画出什么名堂,腰和颈椎倒先沾了点职业病,我一直提防着久坐,怕自己画入迷了就不动了,这疼起来没几天是不会好的。
        入睡前,我会读点小说,再读点书,有时读得兴味盎然,自己又会写点什么,有时是我那不成气候的小说,有时就是些日常的牢骚、忧郁和练笔之作,比如说现在写的这一篇。
        一不小心又写到了十二点半,零零散散的有一千多字,要是拿来写小说,我早就能发表了,呵,对于数落和嘲笑自己这件事我永远是那么乐此不疲啊!也许早睡就是与我无缘,今天就到此为止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