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的很不公平。为什么仅仅是因为血缘,因为十几年的朝夕相处就会不由自主的去爱他们。为什么。
语言很多时候真的是很无力的东西。
明明今天是想陪朋友好好过生日的。可是却过得莫名其妙。她吃不下怕影响我心情让我担心努力的吃,我吃不下怕她愧疚也努力的详装无事。
她不舒服倒在地上我也坐在地上让她靠着,除此之外我不知道怎么办。
警察说要打120要联系家长她拼命说不要,我就跟着帮忙沟通。可是他们问她那你这个样子怎么回去,你为什么不能叫家长来接我什么都回答不出来。
她痛的话都说不完整了还在喊不要联系我妈妈,我不去医院我一个人可以,我什么都安慰不了。
她忽然昏倒我除了哭什么都不会连拉她起来都做不到。
她意识模糊到连我在哭都听不见还在说我要回家不要联系我妈妈不要麻烦她。
警察问我怎么送她回去我什么都说不出来。
警察说这种事我应该通知家长我除了不能通知她妈妈,她爸爸不在什么都说不出来。
她哭着求我说可不可以带她走不要通知她妈妈我什么都说不出来。
我不知道怎么带着连路都走不动的她回家,也无法在明知她心情的情况下站着说话不腰疼的让她清醒点通知她妈妈。
我什么都做不到。
她痛得抓着我撕心裂肺的哭着喊妈妈喊我想回家喊我的名字可是我什么都做不了。
为什么。
可是为什么。
只是很难受,只是生病了,叫家长开一小段路来接而已啊。为什么对我们这些人来说都是足以压垮我们的绝望。
明明她的母亲对她不见得多好,可光是每年为她定个生日蛋糕,哪怕是选都没选的经典款她也会很开心,开心得把之前发生的任何不好都暂时放下。
为什么。
我连为这件事难过的资格都没有。
我很难过,难过得没力气说话。他们不会安慰我。他们只会说,你能有什么事。前因后果都不知道他们就可以随意谩骂。
好像我不会难过一样。
是,朋友算什么,你们把你们的世界观强加给我就都对,都是我的错。
好累啊。
是不是只有去死才能证明我有多累多难过。
是不是只要我努力的忍下去他们就会以为我可以轻松的像他们一样把之前的事通通忘掉,以为我永远不会难过。
感觉好可笑啊。
之前的心情忽然变得很遥远,感觉好像身处两个世界。
我真的,什么都说不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