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谁一个多月了还在沉迷《怒火重案》无法自拔?
哦,原来是我。
于是跑去连着把《特警新人类》《新警察故事》《杀破狼》《龙虎门》《导火线》都重看了一遍。
真好看啊。
对于一个童年和青春期百无聊赖的小孩来说,这些在电影频道循环播放的片子至少提供了某些想象的可能。现实贫乏,它们是生活里的珍珠。
再后来,当然也懂了有更好的片子,更大的世界,更高深精湛的审美标准。结果回过头来能让我一遍遍重温的,还是这些称不上尽善尽美的老片。
如果胡辣汤是我的comfort food一样,那么它们就是我的comfort films。好似近来和朋友谈笑,说最近听到首很好的歌,一看是伍佰的;再听到首不错的,还是伍佰。正如二十年前,我在看谢霆锋电影;二十年后,还在看谢霆锋的电影。
而这二十年间,已不知几多人事流转,多少一去无消息。陈木胜都不在了。
《怒火》或许算不上特别好的片子,但我很喜欢。有种老港片的拙朴,一场两个小时的怀旧。像一袭旧睡衣,质地温暖,安全熨帖,足够卸除戒心。
已经看过了太多假模假样的精致,所以哪怕是粗糙的真诚也觉得可贵。
最后的那场决战,丹哥用的是当年《杀破狼》同款警棍。阿敖问邦主,命运交换会如何,我在电影院里会心一笑:这个问题你问邦主没结果,不如问马Sir啦!
甄老师演过的角色里,大小马军是我私心偏爱的。遇佛杀佛、生死相搏的当口,他总是有那么一丝丝心软。《导火线》肉搏战最后,镜头从两人肃杀的脸上移走,嵌进满树阳光筛落的空镜,天高云淡,是柔肠一转。
喜欢这一丝丝的心软。
也喜欢这些片子和更好的片子间存在的那一点点距离。
玉蝴蝶就从那里飞去有情天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