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也是一种新的开始吧。
但是没什么负担的感觉太好了,只是感觉自己不可能做到完全不去在意,可能就是还没有到达一定的高度吧。
可能确实要让自己忙起来,找点事干。
要有足够强的学习基础才能支撑自己的想法。人总不能一直活在伊甸园里吧。就算很美。
并且去花更多的精力在自己愿意接触的事物上。毕竟荒芜了一个月了。
我都很想了解。无需等待,我自会跟上。
想要成为一个理性客观的人就不可避免的要舍弃一些日常生活中的小美好。
这些所谓“美好”,所反映的精神内核只是特别浅的需求。例如“今天吃了好吃的...”“穿上了好看的衣服/看到了好看的人”不过是反映着人类最基本对于美的欲望。无论是从物质上还是从价值准则上。
就像你希望自己可以在日常生活中始终保持“人都是独立存在的个体”的观念一样困难。我们每个人都有张嘴,话随时都可以说,但那只不过是一种全局的观念,很空的,若想要在日常中仍然恪守这一准则,只能去不断的感受,首先把个体独立的思维排在一切事物准则的首位,这可以在一定程度上解决很多无聊的人际关系问题。
扯回来。如果不屑于平庸,势必得先把自己从平庸的价值体系中脱离出来。但这一定会失去很多东西。例如你认为“颜值无意义”,你就首先自己要停止看脸产生第一印象。这挺难,但的确如此——因为看到美的事物一定会让我们内心产生愉悦的享受,这种享受不错,但通过这种自私的感受而对其余事物的浮想联翩就只是一种极其幼稚的行为了。美就是美,但一个人的表层的美与丑不能给人赋予任何标签与特权——平等。所以美是共享的,它从来都不是私有财产。我享受一朵云彩,一只猫咪,一个漂亮的面孔的美,于是我去诗歌,我去绘画,我去剪辑,我在留住美的过程中创造美。如果只是流于形式的享受美,那么再多样化的色彩都是千篇一律,你不过只是一遍又一遍刺激大脑中贫瘠的空白。自然,只能说没有意义,却不能说错——毕竟也没有对错之分。于是便有了纸醉金迷与浅斟低唱的颓废美学,这也是一种享受,但这单纯不是我的价值准向。
我不渴望创造价值,我只是单纯对世界本源感兴趣。我希望我的有生之年能离所谓的答案更近一些,不惜一切的代价。可我又似乎很迷茫,我也并不清楚我的未来。因为我似乎很担心我的行为是否正确。毕竟也没有正确与否,只管享受就好——可似乎生存的压力很大。
人类总是在虚度光阴。时间就这样耗费完尽,如流水。我甚至还无法探知自己是否存在,便要面临将自我建设公之于众。如果我并没有意识到我的存在,我一味的去学习,考一个好大学,找一份好工作,过平淡的一生,这就是我所期望的生活嘛?或许是的,但我会感到空虚。
以自己有限的身躯,容纳无尽的思想。
挣脱自己所处的时代,成为无时代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