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时候住的红砖楼,暖气即使也有很暖的时候,也抵挡不住老式房子的热量散失。
窗是单层的玻璃钢窗,现在早已绝迹。
那时的冬天很冷,所以我对如今的寒冷不以为然。
钢窗入冬后就会在玻璃上结厚厚的一层冰花,在清晨的阳光里,冰花散射着迷人的光泽。
仰头看看,在窗的上沿挂着一盆吊兰,还有一盆灯笼花,红色的花朵正在开放。现在的花鸟鱼市场里也会偶尔遇到这种花,但颜色却像是褪色似的。
我爬上窗,站起来的高度正好能够到灯笼花,所以我就会去摘那花朵。姥姥看到了就会急急的过来,我摘一朵她就打一下我的手,可我还是会摘下一朵。她继续打,每打一下,我就嘻嘻的笑。
我不记得那个画面前后的事情,比如前夜睡的如何,早晨吃的什么,白天又在干嘛。
那只是一个记忆的碎片,却给我无限的温暖。
        昨天下班李小姐和小朋友在商场,想着新追加的数据源还没弄完,就加了两小时班,安静,双屏,完整时间段,基本没怎么卡壳,最终流程按构思的验证,忍不住自夸,牛逼,牛逼,这么难的需求也能扩展实现,当时的自己本能方案怎么这么机智,无缝切换,虽然只是自嗨,依旧很开心,哈哈哈。
坐上公交,李小姐说小朋友想吃薯条,干脆点上 KFC,李小姐他们先取餐吃着。
吃饭过程中,小朋友突然说,小黄油马上三岁了,明天就过生日了。
我疑惑回答,嗯?不是已经过了么。
小朋友听到小嘴就翘起来,都有点哭腔,没有,明天才是。
李小姐各种白眼,说着,爸爸记错了,没事,明天才是的,告诉爸爸,我们今天是不是去选好蛋糕了?
小朋友情绪慢慢恢复,回答,恩。
我,哦哦哦,爸爸记错了(也许是李小姐想再给小朋友过一个生日)。
到家小朋友继续问,宝宝现在几岁啦。
我,两岁,明天就三岁了。
小朋友,恩,那小黄油是不是可以上幼儿园了?
我,恩,要开始准备啰,以后你就是一个“大”朋友啰,要自己吃饭,自己走路,如果走不动了怎么办呢?
小朋友,呀,我知道了,知道了,可以一起休息下。
我,真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