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写了很多,删了很多。写了一会以后感觉只是无用的词藻的堆砌,没有一颗真心,也没有表达的热切,只是无用的叹气重复再重复,无聊的意象堆的比天还高,里面却只是空虚。不管是想发,还是写给自己的故事,全都是一个样子。6月份的时候我写下了这今年来唯一的一篇短故事,从此所有的想法都被封存了。
我想我已经回不去了。曾经在荒原里看到的那匹身体断成两截却还是向前奔跑的荒马现在是完整的了,只在谷仓中注视着我。它还可以奔腾在原野上,但他已经不是我的马儿了。血液也在春日回到了我的血管里,我的身体有了颜色,但我再也听不到春日的挣扎,春日的惊雷,春日的狂热。夏日也没有海浪。也不会幻想着自己从悬崖上坠落,成为永恒。冬日的她也在沉默中离开了。
八月的时候整理了这几年写过的东西,认真的看了每一篇从未问世或者已经不知道在何处的稿子还有留在lof上的我的血肉。每一篇都好真挚。每一篇都带我回到了当时那个无助的浪漫的自我。可能这几年的我一直幻想着我能在风里在河岸边感受这个世界的一切,也幻想过某一天自己的名字能出现在某本书上的某个地方。可是现在的我站在北国的风里,连眼泪都流不出来。我只觉得我在北国的风里慢慢消失。身躯都碎在风里,每一块我自己都不知道在往哪里飘荡。我还有什么能流淌在纸张上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