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case i don't see you, good afternoon good evening and good night.”
习惯了给自己下定义。
这几天看了几部电影,看了一些有斗争力的视频,和知己聊了自己身上的根本议题,终于算是清晰的看清自己了。
我到现在都想撒谎。
至少现在的我就是一个为了取得别人好感而发展混沌的人。是一个不愿打破常态不愿冒险的右派中庸人。是一个宁愿用表层事物麻痹自己的懦夫。
明知故犯。也可以这么理解,因为庸俗而尝试理解高尚,因为高尚窥视到自己的庸俗,此后彻底的否定自我。
尽管一直在被人拯救着,但怀疑拯救,好像知道一些大道理但总不愿打破常态,不愿改变自己。
是个废物。甚至觉得只要骂自己是废物就可以不要去付诸行动一些事情。不可能的。
因为单纯的,对于未知的恐惧。
“ta说的不一定都是对的。”或者说没有对错之分,ta的评价体系不是你的评价体系。我的物理老师也说不要对他过度崇拜。
我还没有充分的理解光明,就把我的头往深渊处按。
人类只在意答案。明明没有意义。
我要去理解什么懂得什么热爱什么信仰什么是对于世界本源的探究吗已经变成一句口号了嘛所以你情愿当一个木偶般醉生梦死。不行我要抗争我要客观求求你了就算我虚无缥缈无意义让我客观让我真实。
最近真的感觉自己没那么迷茫了,只想好好看书好好学习。
“那么我的人生是无意义的。那就很好,这样无意义的人生,我可以随意操纵,毕竟无意义,那么过成什么样,都是可以被允许的。很多事物都还没来得及感受,我还是想了解更多的东西,就当是我对自己的自我麻醉好了。”
求知的欲望就像麻醉剂。
那也挺好的。或许是小时候minecraft玩多了,总是有一种创造与劳动的欲望,虽然已经没什么想象力了。
我还是想更把关注点放在自我,自然知识与哲学上去。我不是那么想在意学校了,虽然我知道一个好的学校才会更有可能。或许我还是应该在意一下,但我总觉得,单凭我自己和足够的网络与书籍,我照样撑得起来。只是碰不到知己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