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只能活在今天。
        我本来是一个纯粹的享乐主义者,因为我相信时间这个概念是人伪造出来的,人没有昨天和明天,只有今天可以活,所以应该享受当下的快乐。在那个时候,我的脑子已经够用,只要能得到我满意的成绩,能使1分的力气就绝不会使2分,结果就是我比较闲,或者说别人觉得我很闲,我会在他们抓紧时间学习的时候,写写小说、看看书或发个呆来舒缓学校生活的无聊和疲倦。
        理由很正当:天天学习很烦,如果明天我就死掉了,那我今天这么努力不就白费了吗?
        不需要列举各种意外死亡的几率,对每个人来说,即使只是再小的几率,对于那个倒霉蛋来说不都是百分百吗?不要抱有侥幸心理,你没死不是因为几率小,而是你今天不够倒霉。
        当然,这个逻辑在逻辑上来说是说不通的,如果我把每一天都当最后一天来活,我没必要每天老老实实打卡上课,因为我讨厌在学校学习,如果明天就要死了,今天还去上课,不就太憋屈了吗?
        没办法,意外死亡之所以叫意外死亡,是因为它出其不意,不是我能随便等来的。我需要正常有秩序的生活,下一个今天的我还活着,所以我还是得去上课。
        很长的一段时间,我都是过一天算一天,因为在学校真是太烦了,小学之后、高考结束之前的所有校园生活都让我很烦,太累了。即使我们学校远远比不上衡水那种怪物学校,我也觉得自己过的简直不是人该过的日子。我只是个可怜的未成年人,每天被囚禁在这么块地上,没有双休,倒贴钱让学校以“教育”之名折磨我脆弱的心灵,如果可怜的上班族可以称之为“社畜”的话,叫我一声“学牲”也不为过。
        我没有远大的理想,光是过好今天就让我很累了,我不相信自己有光明的未来,我只相信也许明天我就会随随便便地死掉,所以今天就不要那么努力了。
        当我快活到要出去找工作挣钱养自己时,我就觉得有些不妙。如果我还是过一天算一天,不为某个遥远的未来做打算,岂不是永远都是一个废物点心?要知道一个人事业的黄金年龄是35岁,如果不在此之前取得成就,以后就只有下坡路可以走了。总而言之,我开始焦虑了,享乐主义没有告诉我怎么做个成功人士。
        我找了点鸡汤,开始自我鼓舞自我奋斗。那个人是这么说的:请想象一下,当你死后,有什么人会来到你的葬礼,又是怎么样评价你?这我真没想过,我觉得活人的事情跟死人没关系,我也不相信一切牛鬼蛇神,坚定地信奉着唯物主义,所以我一直不担心自己死后的事情。但是我还真挺在乎别人对我的评价的,再说了,如果我死了,爱我的人能从别人嘴里听到我还是个不错的人这种话,也会很欣慰,不会那么伤心了吧?
        到头来支持人努力活下去的都是些虚无缥缈的东西,容我在这里表示一下对自己的嘲笑和鄙夷。
        但是,延迟满足这种东西果然不适合我。我真是恨啊,怎么就被鸡汤灌进了脑子,如果还是以前那种有一天活是一天的态度,现在我也不至于活得一惊一乍,又分裂又痛苦。
        让我努力是不可能的,我讨厌做费劲的事情。有一个人说,做悲观主义者易,做乐观主义者难。还有个人说,要做困难的事情,不要做简单的事情。我努力地去相信我以后可能会发大财,所以我不可以再咸鱼下去了。
        这样想着,躺在床上的我翻了个身。怎么说我也激情发表了一通自己的决心,这可是我努力的结果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