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是没有路灯的缘故,村里的夜晚似乎来得比城市早了很多。又或许是天寒风冷,连猫狗都了无踪迹,偌大的村落静谧到有种死气沉沉的压抑。
     连空气都是空空荡荡的。置身于四下漆黑如一团浓墨晕不开的场院角落里,犹入无人之境。
     火塘里的木柴燃烧正烈,不时迸裂出瞬息而逝的火花。赤金火苗随着夜风肆意舞动,闪动跳跃,明明灭灭,一一映在了我的眼底眉尖。
     飘忽无定的风,吹散一团团升腾的浓烟,生生熏痛了我的眼。眼泪顺势而下。
     任由它奔流不止。火势渐渐猛烈,火光急促地跳跃扭动,如疯如魔般毫无姿态。有一瞬的白昼乍现,全然映照出我苍白如灰的脸。湿漉漉一片。
     失了控的泪水,有着透骨的凉。它太害怕这个冬日的冷冽太想要一个温暖的拥抱了,于是在这团烈火面前,它一点点靠近,一步步沉溺其中,决绝又孤勇。
     终于被灼干殆尽。留下一条条斑驳的细痕。深深浅浅,都是拥有过的美好曾经。
     走过橱窗。有家饭店空空荡荡,一位母亲和年幼的小孩子无言对坐;那孩子不安分地往桌上爬,母亲静静地看着。服装店,几个年轻女生热闹非凡,奶茶摆了一桌。卖冷食的店,推门时老板匆匆放下手机,我见到一张中年男人疲倦、有着多余的肉的脸,从阴影处慌张而麻木地闪现出来。有家店灯火通明,放的是Eason的歌,有一阵子曾经感动过我的。我从这些片段之间穿行过去,忽然想到一个俗套的比喻,或是电影场景:主人公走过橱窗,不同的场景像一幕幕的戏剧。
     下意识地先唾弃自己,因为俗套。我生平最讨厌烂俗的,反复使用从而变得陈旧的比喻。我不失激愤地认定假大空和由此泛滥的感动是一种恶心。场景只是场景。只是此时此刻,这个譬喻如此自然地流露出来,并且贴切。我仍然不能假装我喜爱它。只是我领悟到,人们总是在某一时刻接受某个概念;接受它,并且赋予它记忆。这一切纷繁复杂,于是迷失,不能确定这是前进还是倒退。我定义它:这一时刻我们蹚过那条河流。
     翻相册看到了曾经照的彩虹,当时去仙女山,停好车就下了大雨,终于停了,本以为不会再下大雨,就出门了,既没开车也没带伞,结果走到了地方登了塔却没多久就开始打雷,闪电,暴雨又来了,因为塔很高,所以还挺怕,但又不能下去因为会淋,好不容易登的塔但我什么都没看到。
     至于彩虹,那是我在沮丧的,向前的路上。
     希望彩虹给我和各位带来好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