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我志同道合,喜欢放飞自我的yy决定考公务员了。
我很担心,这也会是我的下场。
yy家是机关单位的,我家是事业单位的,双方父亲都想我们各自“继承父业”,但我们俩明面上各种反对,私底下花样吐槽,在我们看来“体制内=一成不变=死板”,那是我们这种人绝对忍受不了的死板。
在她男朋友家的安排下,她读研快结束的时候去了一家企业实习,如无意外,等拿到毕业证就可以签合同了。她在那里干了两个多月就受不了了,客观原因很多:不合理的工作安排,程序的奇怪设置,部门内部人数不够,部门和其他部门协作不得力,等等。至于她自己的原因,按她的话说就是“心太软不会耍赖”。我也去企业实习过,工作确实需要狡猾,老实人总是没好下场。
经过跟我吐槽,以及她和她父母的促膝长谈,她最后毅然决然走上了公考的道路,我们以前最鄙视的道路。
当然,她这个选择的背后还有个人的原因,但她跟我实在太相似了,而我现在也因为个人的原因,开始关注事业编的考试……在强大的现实面前,普通人大概只能屈服吧。
我很讨厌这样的自己,成为曾经的自己所鄙夷的那种人,但当时间流逝,人走到选择的分叉口时,一条是康庄大道,一条是荆棘小路,有多少人能拨散畏惧和不安,奋力去砍断荆棘,走上小路呢?那种想努力又充满无力感的感觉,驱使着人走上大道却又忍不住回头看向岔路口,这时的人,心里应该是快活和难受并存的:人生的路都是无法回头,而你终于做出了一个选择,走上一条不太难走的路,但你已经离那个天真放纵的自己越来越远了,你已经开始沦为以前自己所讨厌的那种人了。
不得不说,人真是一种可悲的动物,不得不屈服在现实秩序下,从一个个独特而个性的个体,变成行为趋同的社会单元。时光在人身上没能留下多少美好,却总是在磨蚀人的棱角,失去棱角的人就像一颗花生,只要生活的手指一用力,就能轻易把人看似坚硬的外壳剥开,也只有那个时候人才能真正发现,自己什么都没有,除了一颗已经不再激动的心。
回想当初,谁想当普通人,谁不想上天入地,花最多的钱嫖最靓的仔?
现实,总是比我想象得更可怕一点,至少我希望只是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