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是高三上期最后一次返校了。
行李箱里还是照常装了些东西,只是少带了些零食和换洗衣服。
毕竟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就要放寒假了。
照常在一个站点等待校车的接送。
家离学校很远,加上堵车,过去总要花上一个多小时。
明明都在一个城市,可是学校在东边,家在西边。
第二章有提到我爸妈不在国内而在国外,这是真的。
目前三年多没回来过了,这也是真的。
我不知道是不是这样奇奇怪怪的因素,才导致我做了这样一个难受的梦……
那天我照常上车,坐在喜欢的靠后靠窗的位置。上车就睡是我的习惯。
总感觉,光是坐这一个多小时的大巴就要花费很多精力,会好累,到学校就会很困。
而这个傻*学校每次返校都要在晚上进行考试。一考就到十点半。
这最后的休息时间,差不多就是在大巴上了。
真记不得怎么睡着的了。
我也记不清前半段是什么样的梦。
我就记得,后来一张迷茫紧张的脸浮现,和我长得一模一样,才意识到这就是我。
因为返校却找不到接送的校车,急匆匆地赶去地铁。
说是坐错了换成地铁可是恰恰又坐到对的站。那个站名很特殊,我记得很清楚——6号线的终点站,已完成站。
终点总站到达,广播温柔的提醒着各位旅客到站下车。
我还是慌慌张张的,因为妈妈突然打电话来告诉我坐过站了的时候我还在看原耽小说。
被训了一顿,因为害怕赶不上本就迟到而没上去却还专门找个地方就近等待我的校车,就急匆匆冲出去。
按照电话提示出地铁站D口。
说是沿街直行八百米,就能看到我们学校那辆蓝色的校车了。
可是我出站,不像是该有的道路,而是一堆大妈跳着广场舞,抬头看见挂着“文熙苑”牌子的老式小区。
不知道这是哪。
梦里找了一个老婆婆问了问怎么去那个街上。她说,要从小区里边绕过去。
我照做了,我穿过小区,直面我的是一家医院。
慌张,无措。
此时电话响起,显示是妈妈来电。
她说,警察骑车在找我,问我,在哪里。
不知道怎么的场景一瞬间就变了,老式小区不见了,医院变成了我刚出地铁口的地方。
我回答她说我刚出地铁口。她说现在警察骑车来接我,要我往回走和警察遇上。
这样就可以被送上校车。
也没有什么安全问题,时间也刚刚好。
就在我往回赶的路上走的有些累了,警察的车也来了,一位警察叔叔赶上来,拍拍我的肩膀和我说上车。
然后我就醒了,是校车司机在叫我,他说只剩一个行李没拿,想着是不是有人还没下车,结果就看见我睡着了,还没醒。
校车上空空的,就剩我一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