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年之后,在看到实验室学生去当家教的时候。我总会想起曾经打三个小时电话劝退电话销售的那个下午。
几年之前,我注册了某个金融网站之后,就开始收到各种“金融产品”的推销电话。
我是一个非常温和的人,温和地接通电话,温和地告诉他们不需要产品。他们中很多人要跟我讨论股票和投资,如果非得讨论,不好意思直接挂电话的温和的我就说一点自己的观点。实际上虽然我曾经是个金融从业者,但我根本不玩股票,因为我是正儿八经的工程师(而不是一些会看财报朋友圈里打听内幕消息就以为自己总能抓到先机的“银行家”),而且是个风险厌恶型的工程师。有的时候拿闲钱玩玩,但止盈止损都非常果断(因为是程序自动的-_-||)所以从来就没有亏钱(当然挣的也不是很多)。我也非常坦诚地告诉那些电话销售我并不属于高收入人群。之所以说话镇定有条理不是因为我有钱,而是因为我依靠自己的能力过着安定快乐的生活,所以我的自尊心有家可归。
和他们讨论“投资”的时候,有些人会很佩服我,虽然我没什么值得佩服的,当然也有人会反对我,不过在一个很平常的晚上,我接了一个大约半小时的电话,把这场战争的性质完全改变了。
一开始给我打电话的是个女生。大专生,财会专业,因为在学校不好好学习,找工作的时候遇到了困难,然后在网上投简历时看到了现在这家公司的资料,底薪 3000,有销售提成,提供五险一金。她说她算了,只要提成也有 3000,就能比得过她们班好学生的工资了,就算完全没有提成,也相当于班里中等偏下水平的收入,于是她没怎么犹豫,欢乐地加入了这家公司。
她问我资产管理做的怎么样,我就如实告诉她怎么样,并自我评价还不错。另外我还坦诚,并不是我不愿意继续投资,而是投资实在是浪费精力,不如学习。
她若有所思,觉得我很厉害,就问我是做什么的。我很喜欢装逼,不想告诉她我是个叫兽,就告诉她我是个编剧,当然,这也不算撒谎。
之后我们就人生进行了一番探讨,谈到职业规划的时候,我说职业规划其实是个伪命题,因为首先要有前途,才可以规划,而很多职业问题在于没有前途,她听到这话若有所思,和我说她再做一段时间就辞职了,然后去考CPA。
然后在第二天的傍晚,我接到了一个中年男子的电话,听电话里的声音,我脑补出一个面容宽厚的胖子,所以对他的声音很有好感。寒暄几句后,他说听说我是作家,我愣了一下说是。他说他也很喜欢写小说,以前很文艺,后来毕业以后,发现写小说不赚钱,就转行做了金融。
我不知道该说什么。
他问我你是写什么的作家。
我说我是编剧。
他说他知道的,作家全靠想像力,现在最有想像力的小说家都在写网络小说,他说他很喜欢看网文,问我有没有写网文,他也想看一下,我说我不写网文,不是我对网络文学有歧视,而是我真的不喜欢这种写作模式。
他说那你挣钱不多,不如来和我一起做金融。
那天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我突然火就上来了。我说你在“金融行业”了不起是吗?做销售了不起是吗?手下不想干了就给客户示威是吗?你们从哪里弄到我的电话?是客服还是从市场上买的?是那个地中海秃子卖你的是不是?我现在很生气,你不要再打电话过来了。
现在想起来,那时候我真的够闲——我前后和百来个电话销售有过沟通,在这一百次谈话里,大部分谈话会止于我说清楚为什么不愿意投资或者做理财,少部分电话销售会试图越过友好的雷池,就是在我说出“我实在没有精力管理财这一块”之后,他们会说“这个问题并不是不能解决的”。
我是要“解决”这个“问题”吗?其实吧,我猜大部分电话销售并不是不能辨别别人语意里的诚恳,他们只是……怎么说呢,比如我在街上碰到一个美女,我很喜欢她,她也对我笑了,我就当街求偶,然后她说不行,我们不可能,你是个还在学习只知道让人喝热水的好人,然后拒绝了我——在很多销售上司的眼里,如果一个美女当街拒绝你,你当然要当街把她留下来,不管使用什么手段,都要把她留下来,因为她一旦离开,你就再也不能把她占为己有了。
你说他的说法是不是看上去没有漏洞?可能确实没有,不过最后的后果一般是行政拘留。
销售行业正是因为类似的思路,才从诞生开始就从骨子里散发出恶毒的气味,上司教他们不择手段,是因为他的目的就是把对方的钱占为己有,而姑娘有什么感觉、其他的姑娘会怎么看、他会不会社死,统统不是他关心的内容,所以,一个优秀的电销打电话给你的时候,你感到烦躁还是感到愤怒,你和他的交易会让你蒙上什么样的损失,根本不是他关心的内容。
但良心这种东西你只能骗自己不存在。如果你有良好的家教还算顺利的人生履历,就算你的学历平平,这些精神素养也会刻在骨头里。但你从事这种行业,慢慢良知就会模糊。这就是我劝那些销售辞职的根本原因。
开展劝退事业的动机就仅仅是觉得这件荒诞的事情非常有趣,我没有什么具体的执行计划,也不知道自己能坚持多久,但当时有一次短时股灾,给我提供了很多机会,这也可以理解,股票下跌时人心惶惶,正是精神最容易动摇的时候,每逢此时各路电销也会集体出动。
第一个人是个年轻女生(估计也是“校招”来的),她打电话来问我最近股票怎么样,有没有做什么投资。
我实话实说最近没有投资,告诉她两年前开始就不怎么碰股票了。
她问我以前做的怎么样?
我说挺好。
挺好是指?
每年都在赚钱,跟市场状况无关。
她说那她要和我学一学。
……(参照我之前写的《炒股教程》)
我跟她说完之后,她大概思考了几分钟,然后问我最近在投资什么,或者说就算不投资,也会有存款吧,存款放银行不是很浪费吗?
我说我的钱都投资在自己身上。另外为了以后大额消费或者提前退休,也要存一些钱……我说了一些看似习以为常但只有真的经历过才会懂的道理,比如谁都知道买房可以升值,但一来这件事需要占据大量资金,二来真正升值空间大的房子买不起,升值空间小的房子扣掉贷款利息可能没多少收益,再来比如有些人上班炒股赚钱,觉得自己开发了第二收入,但因此影响了专心工作,业绩下降,就会得不偿失,我说比如我虽然现在收入不高,但做的是非常前沿的工作,这会为我的将来打下深厚的基础。而可以预见地,我之后在某一天的收入会跳跃式增长——在基数太小的时候谈比例没有意义,也许我那个时候会投资,但如果是现在,浪费精力不如学习。
我又反问她,她现在手上的电话名单,有多少人是真正适合做投资的,如果一份名单上的人价值很低,那你有没有想过可能不是名单的问题,而是给你名单那个人的问题?
最后,她承认,自己不过是以为销售是条捷径,自己并不是真的热爱销售,这也许是她无法做好销售的原因。
我说也会有一些其他的原因,比如你的上司每次都把你的客户接走,美名其曰帮你谈客户,但实际上是因为每笔订单里都有巨额的利润,他最后会给你一笔微弱的提成,当然我只是这么说说,也许你……
大概在一个月后,我接到她的来电,告诉我她已经在考会计证了,现在靠家里人生活,但只是暂时的,她说现在过得很踏实。
再后来劝退别人的时候,我就懒得说那么多了。直接举个例子——比如这种销售中介一单2000块钱,他们按10000销售,卖掉之后给服务提供商1200,然后将8800收入囊中。如果这笔订单是销售完成的,他们会给销售提供 10 个点也就是 1000 元的提成,那样的话,他们也可以将 7800 的利润收入囊中。
利润率78%。
尽管这个行业会有不少人拿到惊人的薪水,但也许大部分人都不过是在底线上挣扎,对于很多初入行的员工来说,他们的意义仅仅是争取 10% 的提成,如果我再说清楚一点的话——销售行业之所以能允许这么多人加入,正是因为大部分人连 10% 的提成都拿不到。
尽管如此,销售公司招人的时候并不会说这些,更有甚者,他们会把这些恐怖的数据包装成弱者的形象。他们会强调,他们有完备的培训体系。但对于多少人能成为他们所谓成熟的电话销售只会只字不提。我说这个行业一开始就有着恶毒的气息,是因为无论是增员体系,还是培训体系,还是收入体系,本质都是通过过滤构成利益链条,而落进这个体系的无辜的人,对他们来说只是牺牲品而已。
互联网的发展使得推荐算法决定着几千万人将会看到什么,销售这种模式会逐渐退出社会舞台,只有更先进的品牌搭建和运营手段才能辐射更多的客户群。但销售的数量并没有立刻消减,现在他们就像滚锅里的螃蟹,拼命地用六个爪子两个钳挠锅,想要爬出去多生存一段时间——他们只喜欢留在熟悉的领域,依赖着以前的路径继续走下去。即使眼前的老路已经很难再走了,但他们总想:只要用力往前挤,还是能前进一点点的,自己比别人多用力一点,把别人挤下去了,就能往前进一步……而这时,新的人员也在不断加入,这个行业的暴利正在吸引他们抛头颅洒热血,以及进行恶性竞争。但他们从来不考虑自己是否真的需要进入这个行业,以及自己是否真的有能力活下来。
再后来,我实验室的学生越来越多。我反复和(可能去干那件事的)每个人强调,不要去做家教,不要去做发传单或者KFC端盘子的兼职。如果你想多赚钱可以告诉我,你可以少做点”“高端科研”,我告诉你怎么做才能更快进大厂。如果你现在就想要钱,给实验室打工我也能给你发点钱……
有的同学对我说,他太菜了,他给我打工赚的还没有奈雪的茶多。于是他退群去做家教了。后来毕业去了高中补课班。现在补课班全嗝屁了,我也不知道他现在在干嘛。而和他一届的同学,很多毕业年薪就近三十万了(当年的数字)。
我有很多话想对那些坚定地把大学时光用来KFC端盘子的同学说,但话题经常在无聊的欲言又止中结束。后来回忆起和他们认识的短短时光,发现我实在也不知道该和他们说什么。他们中有的人毕业时对我说,反正啥也不会,就随波逐流了。也有一些人被销售和补课班的上司洗脑,沉浸在努力就能发财的幻想中。再后来,我也看到了很多同学,手握高考高分进入学校,以为和高中一样好好学习毕业就能走上人生巅峰。然而即便已经打鸡血学习,本科毕业的待遇还是让自己不满意,于是读研又读博,最后还是不满意……他们终将意识到,那些上司和辅导员给他们打的鸡血不过是在忙碌的人生中快速转换焦虑和愉悦的体验而已。世界上有很多错误的路都能把人载到看似正确的目的地,而错误的路之所以是错误的,完全也仅仅是因为,这条路本身就是错的。
后来不知道哪次发的论文出了幺蛾子,给我打电话的销售换了一批人。每次的开场白都是“粥老师现在的项目怎么样了?”、“粥老师我们的核心期刊正在征稿”……一开始我还会和以前一样跟他们寒暄两句,后来不认识的号码就直接让AI助手接听,再后来随着黄页数据库的发展,他们的电话就直接被过滤掉了。
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就是,他们打电话经常是按顺序打的。因为大部分文章我都是一作,所以当我把他们的电话挂掉之后,实验室里某个同学的电话就会响起。所以我们经常猜下一个接电话的会是谁,以此决定今天该谁取外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