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日被教学楼遮住大半,即便如此,也没妨碍余晖落在少年身上,我不知道他的名字,也不知道他几年几班,猝不及防地我就被他所吸引,所有的故事都是在未知中开始的。
没有人不喜欢从未知到已知的过程,探索与被探索的互动感,催生出不一样的情愫。
精确一点说,我是被他拉小提琴的声音所吸引的,他逆光站着,不远处有几位驻足的观众,零星的几个小女生拿出手机拍照,而我只是将手揣在大衣兜里默默看着。
不想拍照,拍了照也不一定翻,再说,这个画面,够我记一辈子了。
他拉了一首起风了,行云流水的操作,直捣人心头,心脏好像被猛地一撞,就跌入少年流淌出的漩涡。
我曾难自拔于世界之大,也沉迷于其中梦话。
少年是会演奏的,少年便是一场不请自来的梦,微风一吹,音乐一停,梦就该醒了。
世界之大,再相遇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