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统总是在不经意间出现,不知不觉间将你渗透。
    “只有你总是会想这些(黄色垃圾)东西”
    在听到这句话的时候我吓了一跳,下意识反思起自己的言行,思考自己对外人的形象是否变成了饥渴的食肉者。
    思考中我突然发现不对。
    我为什么会羞于展现自己的欲望呢?我为什么会害怕自己会被认为是不知廉耻之人呢?我为什么不能直面我想要的呢?
    我想要一场快乐的、成年人的性有问题吗?我想要自己快乐(在不影响他人下)会是错的吗?
    你觉得呢?
    我想要被抚摸,我喜欢被干净整洁的洗衣液味道萦绕;我想要亲吻,想要亲吻某个人,从上到下,想要被亲吻,从上到下,我们可以慢慢来,尝试彼此的极限。我们可以一起躺在草丛中,十指相扣,看星星看月亮看云朵,或者就着微风发没意义的呆,我会为此忍耐对虫子的恐惧。我想要拥抱,我想从后背抱住某具温热的身体,把脑袋靠在肩上,像树懒一样紧紧贴着,走哪跟哪;我想要被拥抱,被正面紧紧抱住,我们穿着厚厚的面包服抱在一起,像是两团巨大的云朵合二为一。
    抱住我,亲吻我,抚摸我,穿透我,或者被我穿透,我们一起到达快乐顶峰,哪怕这之后是一落千丈的低谷。
    我们生来就有的东西为什么要羞于启齿?
    每个人都标榜着自己接受了新思想,接受性,但总会在某些时刻会让人发现,啊,原来大家所认同的其实还是那一套啊。
    如果不是的话,为什么生理期不能说成来月经,一定要是各种奇奇怪怪的代号呢?为什么我们会羞于提及阴地、高玩这些正常人身上的器官呢?明明我们天天提及自己身体其他部位不是吗,大家都是躯干组成部分,还要分成三六九等,或者还有u know who 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