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这么说过,文豪野犬里的角色更多的只是披了名字的壳子,跟三次元文豪的关系相差在大和很大以及大到毫不相干的几个程度。
        我之前没看过三次元文豪们的作品,倒是看过有几篇试图把三次元和二次元形象结合在一起的同人文,个人感觉芥川是里面写的比较好的,让我真的产生兴趣去读了他的几篇短篇。我想说,不愧是文豪,不愧是芥川龙之介。
        有不少同人文青睐文豪野犬限定太宰治,写的都大差不差,就是有那么几篇写偏三次元的,给我的阅读体验也不是很好,“可以讨厌他的理由又多了一个”;或者说朝雾卡夫卡就是带头写文豪ooc同人文的那个头,文野同人就是ooc同人的同人,ooc是注定的,如果我写的文野同人也让人感到out of character,可以说我是跟朝雾卡夫卡学的,写的是批皮文的批皮文,我只是借了文野的故事背景和限定文豪的名字,跟朝雾卡夫卡的小说和角色有什么关系?
        哈哈,开个玩笑,先笑为敬。
        我不是很喜欢文野太宰治。首先,对于我这个年纪的人来说,看《文豪野犬》这样的作品已经有些尴尬了。我不是什么老二次元,只是在小时候就开始看一些日本的动画片,如果是初中那会儿,我会很喜欢这部作品,如果是高中,我也可能会喜欢它。但它对现在的我来说,中二浓度有些超标了,太宰治这个角色在其中更是一骑绝尘,我愿称他为文野众的中二之王,看到他开口说话就手脚蜷缩。
        我对这个角色没有意见,声优配的非常好,我很喜欢宫野真守的演绎;那张脸也很好看,特别是黑手党时期,绝美。
        在这里会有一个转折,那么这个“但是”是什么?先说一下我看过的大多数同人文里太宰治给我留下的印象词:自杀,殉情,绷带,麻烦,胆小鬼,孩子,织田作,青花鱼,轻浮,任性,应该再加个足智多谋和心脏手黑,但是很少有人能写好这一部分。
        你告诉我,如果没有宫野真守的声音和那张脸,根据这些印象词你还会喜欢他吗?
        我不是想攻击他,这就是我看的同人文甚至是动画里他给我的印象,我讨厌他,说起来有点自我吹捧还是别的什么的嫌疑,就说是因为我跟他有那么0.1%的相像吧。
        当你跟一个人的兴趣相像时,你们可以成为朋友,如果还有一两个优点或者缺点相像,说不定关系还会更近一步,但是当相像的缺点稍微多了那么点的时候,你反而会特别讨厌对方。如果你不会,那就是我会。
        我曾经有过强烈的想要自杀的念头,现在是间歇性的产生想死的念头;我曾经试图在这个世界寻找自己的定位,后来发现这个世界是一坨狗屎,人类的存在没有任何意义,我的存在是没有意义中的没有意义;我曾经觉得一个人自杀有点寂寞,想找个同样想自杀的人做朋友,这样当我俩都想死的时候,就可以紧紧地抱着对方一起跳楼,让彼此的血肉都融为一体;我曾经因为缺乏勇气,想着“反正到最后也是一个人”,没有跟该断绝关系的人早点断,该好好相处的人做好告别……
        如果我再迟钝一点,说不定能像中原中也那样认真生活;如果我再聪明一点,能像江户川乱步一样成为无法替代的存在,我也会更想活下去一些。但是比较丧的我,看到比较丧的太宰治就尽是想起一些不愉快的事情,我当然不会喜欢他,因为我就是这么不喜欢自己的。
        当我要写同人时,我最想写的人也是他。我写不好中原中也和江户川乱步,如果是糟蹋太宰治,我的心理负担不会那么重。在我看的可能有一百多个的太宰治里,直到我有那么点喜欢和理解其中一个他,在此之前我对他没有什么好感。
        就是有这么一个太宰治写的太好了,我就想,再走近他一点,再稍微深入一点了解他好了。“同是天涯沦落人,相煎何太急”嘛。
        真正写他的时候,还是很郁闷,他不是什么太正面积极的角色,而且一个不注意,他就要跑去自杀,你就很难控制他不去做奇怪的事、说奇怪的话。
        有几个晚上,等我的情绪都沉淀下来,于是打开码字软件写太宰治,我想对笔下的角色负责,就尽可能地琢磨他,想我到底要怎么表现他的哪一个方面。
        白天写他真的写不动,心情不好的话还会影响做其他事情的效率,到了晚上只剩睡觉这一件事要做了,反而越写越兴奋。在哪里听到的说法:小孩子不愿意睡觉,是因为他们不能理解为什么睡着了就会失去意识,这对他们来说是一种生存危机。也有一种说法说睡眠和死亡在生理上和文学上也许还有心理上有很多相似的地方巴拉巴拉。
        这样一来,入睡也可以说是一种自杀行为?因为睡眠也是今天和明天的分界线,睡醒之后明天就是新的一天,像是对于某种长寿生物来说,人的几十年平均寿命跟它们的一天也没太大区别,所以在人的一天中,可以把睡眠比作死亡,醒来比作新生,人就在一死一生中走出生命的年轮。
        每天睡觉前写太宰治,就像在死之前与太宰治讨论死亡,也算是趣事一件。
        写到这我突然想起来,在晚上结束对话时说的“晚安”,在这种比喻下跟“去死吧”也没什么区别,太有意思了,呜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