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缘缘堂随笔》今日彻底读完,只剩之前勾画的一些摘抄还需要两日整理复读。今天读的是最后的几十页,大部分在讲子恺先生晚年时候听闻的无常世事及日本侵华时期逃难的过程和对缘缘堂的哀悼,读完也令我情绪低沉心有戚戚。
战乱、天灾、横死、贫穷、混乱,这些词汇在现今的社会,起码在我周围的社会,是很难真切感知到它的痛苦的。唯一的来源就只有口耳相传的听说和书本史实的阅读。以前我对血汗历史和政治路程一直有学习和了解,奈何太过抽象,很难引发情感共鸣。今日读罢丰老先生的书,才对那个年代和一路的辛苦稍多了三四分理解,更觉得自惭形秽:我在现如今这般好的生活条件下,仅为了个人的生活就时常失意忿忿,觉得前途不可期待,不知道该做些什么。殊不知国家建设,人民幸福安稳,社会治安稳定,环环相扣都有前人铺垫付出。战士抛头颅洒热血,文人艺术家宣传革命精神,劳动人民在领导下为建设美好家园从未停止过前进的步伐,岂能在我们这一辈、已经有了这般舒适的成长环境的这一辈,凋零了热血?
我有时看身边同学,常常有些叹息。现在物质欲望迷人眼,稍不留神就沉湎放纵,丢了该坚持的好习惯、精气神。现在的人竟少有以节俭、自持、优雅为秉性的了,竞争之风越起越盛,大多却仅是为了个人成就、名利和钱财地位,少有立志奉献、志为创造价值之人了。明明有那样好的天赋和能力,却不配以高尚的品行和志向,真是一极大之遗憾!
当然我上面所说,仅以我个人所见讲述,定是不符合更客观广阔的现实的。品行高洁之士仍有,奉献自持之人仍存,且他们从未停止过个人的修行和奋斗。我从中启发,更觉得应抓紧时间和精力投身于学习和自我提升,为目标坚韧不拔,不可囿于个人情绪和贪图享乐,才无愧于回首里坎坷艰辛的历史岁月。
另外再记一件小事。晚间在店里读书入神,忽然听见敲击声清脆入耳,慌张抬头便看到某位许久不见的男同学正在玻璃橱窗外敲窗示意。我抬手向他招呼,很有点惊喜。之后我继续读书,他在外头稍站后骑车离开。可不知为何,我后面竟联想起我的父亲,曾在我高中时期屡次这样敲过我紧闭的房门,而后探进头来,招呼伏案学习的我出门吃饭休息。我那时候叛逆,有时反觉得此举烦扰。现在偶然想起,竟觉得父亲那时看我一定是眼中有光的,期盼他勤奋读书的孩子能考上大学学有所成。可怜现在想见父亲一面,都得隔年跨月,更妄论在听一听父亲的敲门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