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雪间写叙别诗,留下只有在来年二月才能读懂的长信。
孤独是一颗流心蜜糖,制作原料珍贵又稀有,需要极致的隐忍克制,比毒药更令人畏惧的清醒,和自我意识未经玷污的独立性。很多人都更习惯在热闹熙攘中寻找快乐,流连在花丛中,即便被荆棘刺伤,也不愿离开爱和陪伴的苞蕾,并无可救药地期待着终有一天会如约绽放。在如同沾满糖浆一样的甜腻裹挟中,他们才会觉得孤独是那么致命的苦涩。
我应是踏上了一条自由又孤独的道路,希望有朝一日能深尝其味。冷冽的寒风拥抱着我,我看到洁白的雪花纷纷落下,转瞬即逝间消融。在我光怪陆离的精神世界,我的冰原也曾沿着你侵入的罅隙逐渐碎裂,我沉醉其中,忘却了最初的方向,任虚伪的眼泪浇灌,被欲望的藤蔓缠身。
可是爱只是像流萤短暂飞过,像星点火光落在了沉重的雪山上,燃尽余温也未能撼动分毫。
如果我们还能重逢,我会再次邀请你在河边跳一支舞,音乐就选你最爱的那首钢琴曲,我们会牵手走在别具风情的街道,两边都有彩灯装点的圣诞树,明亮橱窗里展示着拼音八音盒和小熊玩偶。这时,雪悄无声息地落下,整个世界都变得白茫一片,像冰块浸泡在你的眼底。
我们的容貌都变得不具象,我想走得再近些去仔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