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天就干了两件事,学习了两个新的,有关于学习的概念,中间休息了一会看了阿左林,反正没复习。
可以看出我对刻意练习的抵触与对于新知识的迷恋。
学习实用手段与学习概念。就掌握了这两个概念。还没有把它们类比归纳。现在就做这件事。
学习实用手段有关于可理解输入。你需要大量的可理解的有趣的内容去吸收。你对于该技能什么都不要做(即无需主动,只需被动),吸收即可。你不要去把学习该技能当做目的,去把它当做手段。你去理解你想理解的东西,不过换一个手段。自然而然,你就习得了有关该手段的一切。这些适用于语言学习。
现在讲前文所及的你想理解的东西。也就是我们所谓的学习概念。你被迫地存在于某一特定的环境中(我相信世界上没有人是主动要求来到这个世界上,也没有人一开始主动想要学习,一切的开始都是被迫的)这个特定的环境,向你输入内容,这些内容在你的大脑中被记忆,于是你的大脑开始对这一切的表征的事物进行归类,然后整理命题,与其他的命题相比较,最终得出结论。然后你去尝试解决问题,然后你成功的解决了问题,然后你迷恋上了解决本身所带来的成就感,并且积累了更多的表征。如此循环。
这就是学习的底层逻辑。
我总是能够很轻松的接受一些概念,尽管我可能一开始不能快速的理解我在干嘛,但是我已经下意识的开始形成概念类比归纳整理命题得出结论。到现在才意识到噢原来如此原来是这样一切被说得明明白白。我自己浑然不知。
但是我对于实用手段的学习为0。并且我也不喜欢实用派。现在改观了。
嗯。这种被知识充盈的感觉好幸福。
现在的特定环境,也就是大多数人把整个学习当做手段,也就是为了某一立竿见影的目的,所以我要好好学习。这样的目的性学习,而不是纯粹的为了知识而学习。
我所向往的特定环境,理应是无穷尽知识与我们自己一腔对于事物是怎样为什么怎么做的热情,这才是真正的学习环境,而不是因为我为了一些实际的短期的形象的目的才去学习,这把学习本身变成了手段。或者说,你是功利性的学习,虽然学习变好是你的目的,但你不过是通过该目的去达成另一目的。所以该目的是手段。
于是像英语(也就是实用手段这一类)也变成了你想要学习变好中的一个小项,也就变成了一个目的。于是便得到了很荒谬的结论——人们把目的当手段,把手段当目的。它们还有上下承载的关系。当然我知道这一段应该又要被误解,就像以为(1+2)问题就是1+2=3的问题了。
总而言之,以上三段的内容引出来的无非是我对于现在学习环境的思考——大多数人想要通过好成绩来获得某些东西,而把一个自然而然的习得过程急功近利,导致学不好。比如说物理。它所考察的还是对于特定情景的应用,没有素养就是干不来,你背公式也没用。
感觉学习起来或许会轻松。但说实话,我是否还是一无所知的,只是在重复前人的思想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