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点四十。你抬手按掉了响个不停的闹钟,平时令人愉悦的歌曲此时却显得那么嘈杂。昨天三点才睡,感冒的不适和身体的疲倦让你分不清是在梦里还是现实,似乎又听到了什么声音。但你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已经沉沉睡去。
   八点整。你清楚自己的自控力无比之差,为了感受一下回笼觉的舒适,你很有先见之明地设了几个不同的闹铃。你不耐烦地关闭它,在睡去的前一秒听到了敲门声。
   你的母亲从隔壁房里出来,用着很差的语气大吼:“谁?”
    是和你隔了一个楼层的邻居,她家的女儿似乎是你的学妹,曾经下楼碰见过一次,态度很差。
    你迷迷糊糊的听见了她们的对话,混沌的脑子费力地理清了事情的大概:他们家里漏水了,想让一整个楼都不要用水。
    真是有病。你想。
    你的母亲装作没有明白,再不说话,拖着步伐回到了她的房间,大声骂了一句。
    你又睡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