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时常感觉自己有一种癖好,叫实物癖可能比较合适,在这个数字产业如此发达的今天,我还是很珍视实体物品。被时代淘汰的产品诸如CD、手写信、游戏卡等,我都觉得它们的身上包裹着时代的厚重感。偶然间的一瞥,抑或是翻箱倒柜找证件时出现在手边,你会失神一霎,甚至能听到来自那时的欢声笑语和声声短叹,时间粗粝的大手越过你的童年、青春后轻轻地落在你的肩膀上,向你耳语着一路上的悲喜得失,呼吸间又悄然离开。
现在的确是个信息爆炸的时代,我现在还能回想到18年刚接触抖音的时候止不住地刷着,即使已经厌倦,多巴胺还是绑架了身体上的每一个器官继续刷视频,从那时起对数字产品我始终有一点抵触心理。这个时代最好的事情也许是只消在搜索框里打几个字就能看到你想的任何东西。然而接受信息的低门槛让人们以为一切都是习以为常,每天摄入着海量的信息,仿佛停下来一小会都是对生命的亵渎,然而最后的结果是信息流轰轰而来,呼啸而去,除了速效的多巴胺,什么也没给人们留下。
希望我的灵魂浸透在人类世界的福尔马林——书籍、电影、音乐、运动和自然里,在我短暂的生命中保持鲜活。
在越来越快的社会里,活得纯粹单一是我不懈追求的终点。远离多巴胺,追逐內酚酞是一次逆时代而行的长征,但我们必须在自己的身上克服这个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