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们常说,母爱是明灯,点亮每一个子女前进的道路。可当我们从自己感受母爱中站出来,在平常的生活中,在他人的世界里,母爱又是怎样体现的,我们似乎无从查找,但只要它存在,就一定有迹可循。此前我并未特地注意到这个问题,直到一次学校升旗仪式,为小学部参加活动获奖的同学颁奖,我们听到了我们语文老师儿子的名字,霎时,中学部我们这一整个年级想起热烈的掌声,无意中,我看到了语文老师脸上洋溢着的微笑,与以往不同,这次她的微笑是自然的,是纯粹的,是自豪的,是发自内心的。她眉眼弯弯,眼睛眯得只剩一条缝,嘴角微微上扬,勾勒出完美的线条,与此时的语文老师相比,名画似乎也逊色了几分。一束阳光照下来,不偏不倚的照在语文老师的脸上,大概她也并没有觉得晃眼吧,而我却感觉,念到她儿子名字的那一刻,她是散发着光芒的,是温柔的光,更是耀眼的光。于是便引发了我的思考,像开头那样的思考。
确实,无意间,我似乎感受到了存在于他人世界里的母爱。母爱是明灯吗?其实未必,大概母爱是微笑,也是光。是那样的温柔,是那样的平凡,却是那样的闪耀。
昨天晚上就想发来着,之前那个女同桌的事情会让我特别烦躁,不开心,后来我想明白了,是因为我把她当成了能谈心的朋友 但她没有 她只是把我当成了能在上学路上陪她走的人。所以以后我会努力将她也归到熟悉但没有太大交集的人里,也把她当成一起上下学的朋友。以后有什么好玩的、什么感想尽量让自己不去告诉她,不把自己所以的事都告诉她 只说一些大家都能知道的。
说句实话,不想我在这个宿舍直说,别阴阳怪气的。
舍友受不了我有鼻炎,要我去看医生,于是我星期一下午自己一个人打车从禅城到南海看病,药已经急速送到了学校。
你妈的,我已经嗑药侧躺通鼻孔了但我还是有鼻炎,连夜三次被两个女生轮流骂醒受不了我只能去阳台睡,又冷蚊子又多,再加上痛经,情绪已经崩溃了。
已经不是一两天发生的事了,我承认我自己鼻炎很严重,是要治,回学校我累趴了,没有一个人问我怎么了,反倒一个个在那说什么要是我不在多好。
要疯了,真的我从初中到高一现在都没有好好睡过一次觉,都是因为鼻炎被同学骂着被迫醒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