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下午的团支部活动很有意思。
简而言之,捡垃圾🌚
换而言之,其实是秋游撸猫猫🐱
班上女生少之又少,结果却只有我一个人到了哈哈哈
然后我拥有的第一张(没错之前几次合照我缺席了…我们的班级大二重组了…)班级合照里面就只有我一个女生啦~
〔众星捧月的感觉真好(×)〕
我和师哥一路,跟着心理委员还有志愿服务委员一起负责主楼一块的卫生。
秋阳正好。
不时有灰喜鹊和乌鸫鸟在身边的草丛里扑棱着翅膀起飞。
毕竟理工科学校,男老师居多。
所以我们捡的最多的垃圾…就是烟头。
烟头就算了,为啥烟盒也不少啊……烟盒就算了,为啥打火机也扔!
师哥面色复杂地从草里捡出一个打火机,还顺手按了一下:“明明还能用嘛!为啥要扔嘞。”
志愿委员笑着说:“该不会准备顺手扔烟头的时候,不小心把打火机扔了,然后把烟头揣兜里了吧?”
“那岂不是丢了个打火机又废了件衣服?”
主楼很快就溜达完了。
没错,真的是溜达。
我们四个悠闲得不能再悠闲,眼睛四处瞟,随时从草地上扒拉出小垃圾。
师哥的眼神真的很好,都快和土一样颜色的废烟盒也能被他捡出来。
有一下子志委发现了一个小纸团,奈何两手撑着垃圾袋,没办法去拿,他便指使心委:“诶,看一下那个是什么。”
结果心委的眼神突然出岔子,直愣愣用手捧住了开在小纸团上方的一束小花:“这个?”
我险些笑岔了气。
溜完了主楼,他们在纠结是去操场还是去水运湖看看同学们的清扫情况。
怀揣着一点点私心,我说想去水运湖看看。
他们仨都是好说话的,便允了我。
我们在回廊那里看到了一只猫猫,和正在撸猫猫的捞坤和建军葛格。
那只猫猫很高贵冷艳,我怎么逗他他都不肯施舍我一个眼神,只慢慢地踱来踱去。
结果师哥一呼噜他,他就乖乖坐下了!
很气,猫猫不给我面子。
水运湖挺大的,可惜是死水,不是很清澈。
当然啦在水面游来游去的成群小鲫鱼和一只小蛤蟆我们还是看得清的。
但是面对着更深一点湖水里的物体,我们却犯了难。
那个有点红有点黑又有点白的是什么嘞……会不会是鱼?
“我看着这配色有点像灭火器的罐子,”我十分地有些好奇,“要不扔个小石子看看它会不会动?”
志委四处望望,顺手就要抽起脚边的一块板砖。
“使不得使不得。”师哥快笑飞了,捡起一块小石子掷了出去。
“动了动了!是锦鲤!”我开心地直拍手,又有些不好意思地吐了吐舌,“我们好顽劣呀(ಡωಡ)hiahiahia”
此刻是11.25夜11.25分,我在码字的过程中骤然一失神,便忘了本来已经想好的后文。
什么让我失了神忘了事啊……
就是突然想起下午和师哥提到的往事…一年前的事情啦。
那时的我,大一初入笛箫社团,总在九点下晚自习后去水运湖边吹笛到十点。
有个同学与我同在社团,他的舍友那时也总是同去。他就坐在那里,玩着手机同时也开着手电筒,帮那个同学照亮谱子。
最初的最初,总是会有人送我回寝室,仨人一路打打闹闹说说笑笑,也不觉得晚风渐凉。
后来没了他在旁边安静玩手机然后送我回寝。
我再耐不住寒风。
自此竹笛封存。
我再不曾去过九点之后的湖边。
其实挺不错的,美好的记忆有那么多那么多,哪怕全是碎片,我一片一片捡拾起来也能拼凑成个影子。
鹏哥什么都不会记得,那这些记忆,就是独属于我的,独一无二的珍贵物品,谁也夺不走,谁也无法觊觎。
你不是我的,但记忆是我的。
记忆里的大一青涩的你,也只是我的。
(强行不emo😭劳资不能丧啊特么的这合集建起来就是为了让我回溯岁月充盈脑海的都能是快乐的情绪呜呜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