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雨连缀着奔冲了一整天,想必也十分倦怠了,当独属黄昏的金辉从鸦背上消逝,雨声渐轻,有气无力地轻叩着屋檐。
空气依然冰冷,氤氲着丰满的水汽,沾衣不湿的微雨轻抚脸侧,随着苏州河的暗浪轻波懒散涌动。
今天月亮很硬朗,很冷。仿佛一面坚硬却难碎的磐石,令人仅仅望之便觉有阴风赶着素娥身边的浮云。
今天好冷啊。
但我总归可以与圆月同眠。
画室集训现状。你有见过有人让吃的全部的人都让了一遍唯独被忽略的感受吗,旁边一男一女天天打情骂俏,说是朋友,对面女生个人感觉画的一般,会说话,讨老师喜欢,经常被老师夸,喜欢帮别人改画,给人营造一种大佬的印象,人缘好,我每天就在那一个人默默无闻画画,听他们互相夸夸,聊天,不听都能往耳朵里灌的那种。我知道不可能一直这么静默下去,挺孤独的,我看着月亮🌙。寝室唯一的室友说马上要换画室。今天你爆发了,你只是有点死板固执的想要自己探索画画问了老师讲过的问题反被批评说没有认真看范画,这对于本来就零基础且跟着画室赶进度的你感到难受。想起每天早起挤出时间第一个去画室画画结果一上课一天都在墨迹不会画浪费时间的自己无比的难受,自己挤出时间画的都是别人正常时间内画完的,这让我感到无力和无比的疲惫。
一场秋雨一场寒,十场秋雨要穿棉。热的火辣,冷的凄寒。屋内熬夜两天,恍若隔别世上数年,秋雨稀里哗啦的下着,出门一阵寒,吸入几口寒凉之气,抖擞精神。雨里沁着淡淡的桂花香,因这份突然的惊喜而让自己又焕发出生活的希望。前几日还愁着 八月桂花香,眼转到九月中旬也未闻到半分,纳闷这满园的桂树难道竟是不开花的种,没了心情。生活总是起起伏伏,或是因月巨蟹捣的鬼,心情也是忽高忽低。理想和现实总是差的十万八千里,觉得自己太差劲,可能是懒散的天秤在作祟,以及本我的处女座高要求在发功。人可真是复杂的人。最近对星盘颇有好奇研究,可以媲美八卦,古人可真会玩,不管是东方还是西方。一篇nature的汇报,发现自己欠缺太多,也发现自己差的太多,前路漫长丝毫不逊学医的路途,看不到尽头,看不到希望。好像什么都会一点儿,但又什么都不太精通,可悲。时不时退学的念头闪过脑子,觉得自己不太行。安慰自己可能在走上坡路,所以觉得艰难,这或许是好事吧,可真的好难。现在唯一期待就是杭州能下雪,我的一个小小心愿又能实现,借着读书的机会全国到处跑,也不枉少年一场,虽说离奔三也没几日了。生活在这大时代,就得像那波海浪一样,不得不卷着奔跑着,即使知道最终归途是静寂,却也还是想卷起更高的浪,然后重重的拍在沙滩上,祈望能留下那份足迹。活在历史里看不清方向,另一个维度是否能看清,降维打击。想法美好的要命,但灵魂拖不动身体前行,还是太懒了,要命。唱了一段黄梅戏,江南的雨还是下不停,白娘子断桥借伞的桥段还是有根据,谁写下这段优美的曲,谱成百年传说,耕种笑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