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跑完步回宿舍,不是特别饿。
洗了个滚烫的澡,激活了我的大脑。我知道泡面热量很高,而且跑完步吃相当于是白费了一身的汗。
但是拌起来的红油面皮很好吃,对吧,没有泡面那么多,也不会忍不住喝油汤。
可面皮也算是泡面,是吧。父亲的儿子总归是人类。
宿舍里没有合适的碗,所以我一般用自己喝水用的大瓷缸来泡,还自带盖子,很好。
我看了一下包装,一包面饼有八十克,另一包有七十克。七十克的就少了一口,但是相比较与红油,我更喜欢麻酱。
热水倒出来,顺便烫一下筷子,忘记拦住白嫩嫩的面皮了,又少了一口。
为了不堵住水管,火急火燎的捞起可惜的面皮,扔进垃圾袋,太可惜了,其实有一瞬间,我是想放回缸里的。
利用杯子热度,传导到麻油酱料包中,冷天冻住的它,也被暖软了。
一撕开,溅了一桌的麻酱,又少了一分味道。
拌拌拌,嗦了几口,好像没几口,看着视频,五六分钟就吃完了。
肚子更饿了,好像,不完美的面皮就像没吃过一样。但是好吃的感觉还在,嘴角还有麻酱的香气。
好像有很多波折,又好像没有,似乎要很大脾气要发了,但我冷漠的拒绝了它。
吃完了,视频看完了,宿舍没别人,我没必要表达出感情,心里知道就行。
很快就过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