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然发现今天的食堂卖饺子,好像距上次卖饺子还没过多久,估计是专门为冬至准备的。
以前每年都在家过冬至的时候,家里好像反而没这么讲究,照常的热饭热菜,有时来一盆烂炖。
是更熟悉的,更温暖的。
是更懒散的,更随意的。
住校以来从没有停下来想想家,现在专门写起,确是涌起一股浓烈的想念。
我在点着灯的床上屈起膝,双臂抱住双腿,影子在白墙上迷迷糊糊的。空白的大脑里浮现出父母陪伴我的一幅幅画面,然后湮灭在倦意里了。
是淡淡的想念,淡到转瞬即逝了。
冬至安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