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尔在深夜吐露一些不必用语言组织的事物,
蚕食,吞噬,拆吃入腹。消化,蠕动,溶液流动。
心脏在一直,跳动,说着它不为人知的秘密:
自从你到来,我就一直在为你而活。
有些时候会感到孤独,但是又是那么让人着迷,不同于睡在棺材里的木质潮湿和冰冷僵硬,也不同于泥土里扭动着的,啃食着皮肉的虫豸,不同于墓碑上金色的铭文和葬礼上哀转低沉的伴奏。
我枕在柔软的黑暗里。而空气里有这样一丝风,静悄悄地给了我一个拥抱。
我吻了他的脸颊,青涩而笨拙地阐述出了对他的爱意。
我说,我喜欢你这样忧郁而寡淡的气息,喜欢你已有几分棱角的脸庞,我想在日落之时和你一起携手奔跑在没有边涯的荒原,想和你一起乘上没有归途的列车,直到在某一个站台拥别。
我想和你,在每一个生机蓬勃的温柔的春,在每一个足够炽烈的热情的夏,在每一个不为人知的深邃的秋,在每一个让人眷恋的萧瑟的冬里,一起做我们共同喜欢的事。
你不是喜欢吉他吗?我知道的,那就让我成为你的第一位倾听者吧,楼道里弹射到墙上又跳跃回来的音节是不错的伴奏,还有习习蝉声和黄昏暮阳也会是很好的调色盘。你知道吗,我所说的这些,都会在和你一起的某个未来全然实现。
你看,果然还是忘了,我不是和你一起约定了要去看看世界的风景嘛。少年人总是这样轰轰烈烈,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可是很容易被生活打击的呀。所以,哪怕某一天我不会再高呼你的名字,甚至会松开紧紧牵住你的手,也记得一定要带上那个已积了灰尘的照相机--是的,我昨天才用抹布将它擦净。它是多久出现的呢?我已经记不得啦。
也没必要追溯它的身世吧?或许查到了它源自某个工厂内某些零件的组合体,它定会羞红了脸大声叫喊,“这就够了!不要再找了!我只是个相机而已!帮你们这些讨厌又足够可爱的家伙们拍照的!”
明天也是很值得期待的一天。对啦,我忘了查看天气预报了,如果是下雨的天气,出门一定要记得带上雨伞。
晚安,愿好梦。如果找不到我在哪里的话,那就寻着窗沿的位置向外看看吧,我就在那里,一直都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