忽然有点头痛,可能是降温的缘由,晚饭之后录了两首歌传上去,喁喁的声音,忐忑的心情,大概就那样了。有人说过,要把别人当一回事,你才可能赢得应有的尊重,公众场合,尽力而为的事情。
    联想到妻子辅导女儿的那个急躁劲头,坐在电脑前,给她俩的动静惊得一愣一愣的,岁数上来了,能保持个安静是福气,这真不是瞎说。
    天色尽透出黑夜的寂静,终于有了冷冬的样子,对于懒人来说,冬天是与外界分离的好机会,可以就着昏暗灯光翻翻书,也可以闲闲的煨一壶茶水,更不可抑制那份躺平放倒的心思。
    东一榔头,西一棒槌,这样的日子毫无章法可依,为什么这么浮于表面,不知道哪里的情绪会漫延开来,几时是个消停。敲几个字,等一回审核的结果,明天还得起早,又是考试期,孩子加油咯。临了别忘给车子充上电,网络的粘性难以摆脱,从学习角度来说,不是个好的榜样,是上瘾了,这种欲罢不能的状况,斩钉截铁是不可能的,逐渐的撤回吧。生活中还有很多具体的劳烦事情,推来辞去的不是办法,终究有天会完整的湮灭消失在人群里,虚拟空间就剩下这么一点好了,倒也怪不得自己。
原来真的会在某一瞬间思念一些对自己来讲重要的人,我爱的 爱我的 我怀念的  又或触碰不到的。
    小的时候我总觉得朋友是对自己来说不可缺少的生命板块,可先在呢,事情总变的那么复杂,计划总赶不上变化,变的越来越敏感,也再找不到属于自己的那个渲泄口,当朋友不在像小时那样单纯与纯粹,你是否与他一样嘲笑着自己,  小孩的成长只在一瞬间,成年的的崩溃当然也是如此。
     “不论如何都要相信爸爸妈妈才是最爱你的人。”
   本来以为月考之后会闲下来一两周,结果突如其来的论文和为三年后的强基计划做准备的培优打乱我全部计划。除了平时老师布置的联系车试卷周报还有培优的两本厚厚的物理数学练习册。所以我已经连续四天超过11点50才睡觉了,这对我一个习惯早睡,连初三超过11点都没有几天的人来说,真的受不了,我只想睡觉。
    作业多到什么程度,就是我在公交车上做英语周报,在体育课上溜到小花园做化学卷子,历史课做数学练习册,政治课练习配化学方程式,地理课画啥物理受力分析,说实话,自从月考之后文科的课就没怎么听了。因为已经决定选理科了,月考理科排名16而文科只有43,我天生就不是学文科的料吧。
     四川最近有好多新增病例,成都离我们这儿好近,希望疫情快快好起来,我不想上网课啊。温度也骤降,换上了冬季校服,还是冷得发抖。昨晚到现在一直都在刮很大的风,街上和公园的好多树都倒了。听说今天有好多城市下雪了,虽然我喜欢南方,但我也真的很爱下雪。
    两个多月了,还是没有交到朋友。我发现自己不敢接受别人的好意,甚至会刻意躲藏,而且十分缺乏信任感。吃饭上学放学都是一个人,原来人真的要自己学会孤独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