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时候经常跟朋友煲电话粥。那时候老妈就会絮絮叨叨:“谈笑无厌时,不要耽误了学习。”后来有了QQ、Q群、微博。于是人类爱说话爱表达爱交互式沟通的天性就如虎添翼了。零几年的时候我可以同时开八个QQ聊天框,打字飞快,和不同的人聊天,笑得哈哈哈哈。被当时的网友打趣说,你不是健谈,是“键谈”。对很多人来说,微信可能是聊天的另一个高峰,但对我而言,微信于我已经处于闲聊的式微期,微信如今只是一个工作程序。
且人是会改变的。尤其是现在一些新兴的流行的东西,包括buzzword,我觉得没什么笑点,却被没有往昔记忆的年轻人当成有趣的事物追捧。几下里不兼容,便渐渐没有说话的欲望了。即使老早把我们吸引在一起的东西又改版,又一次出现在我们眼前。我们也不再热血了。相反我们会专注于手头的新事物新爱好,觉得乐趣非凡,不愿意被打扰。
只有没有经历的人,没有去别的世界转悠过,没有专注过别的事物,才会一厢情愿地认为所有人都应该记得过去。生活模式、言谈举止都不改变,欣然欢迎,留有大段时间奉陪。这种荒谬也就在网上可以自欺欺人了,在线下的世界,一看对方的脸色就知道别人在忙,无心扯些有的没的,徒耗精力。
下午把从前没有读完的某套书跳着看完了。有趣的地方很有趣,无聊的地方也挺无聊。摘抄了一下,心情好很多。可能明天就又开心了,不开心的总会忘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