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没有一只香能够代表九州缥缈录了。
这两天明明没做什么却莫名其妙极度疲惫,大概是睡眠质量不佳今晚好好补补——说正题。
困到心悸的时候正刷着野尘同人,心念一动想起套装里的月出就是金桂沉香调,掏出来试试能不能安神。
而后我恍惚了,这明明就是南淮城的月出。
前调点缀玫瑰的鲜妍明媚,然后金桂灵动的甜香逐渐浮现出来,始终作为之后的基调,檀香辛香和龙涎香作为绵长的后调伴随着桂花,缭绕安定。
两个少年深夜溜出宫城看戏,金发红瞳的女孩穿着蔷薇公主的戏服拉着绳子在棚顶晃晃悠悠一跃而下,最后三人被恼羞成怒的老板追打,情急之下跑去运河边跳板子上了船,姬野和阿苏勒仰望着羽然立在最高的桅杆上,裙角随风摇摆,羽族最后的小公主在月下唱着宁州流传千古的歌谣。少年少女的身后是古艳绮丽又纸醉金迷的宫城,百里国主袅袅的焚香飘散开来融入路边的八月金桂和百里霜红,那该是苏尚宫身上的熏香味道。
很后来的后来,三人终于离散,权力在握,死生不复相见。宛州江氏疏通天下商路,一日向羽烈王进贡极名贵沉香木雕刻的南淮城景,景致中有三人月夜成行。羽烈王拄着虎牙枪静默许久,下令焚烧木雕。一时间,馥郁名贵的香气流出太清殿,染遍了整个天启城。
那些陪你在南淮城深夜打枣跳板子的人们,再也没有啦,你得到了天下又怎么样呢?
谁能想到2021年了我居然因为一只香水和一篇同人又开始搞九州天坑——这真的是巧合吗?
秋水天,谁弄弦,随波舟唱盛世颜。
台阁倾,殇歌落,随逝去云烟。
风过也,路三千,良辰美景都看遍。
南淮月,楼船雪,终不似当年。
太合适了,真的不能更合适了。
所以我固然喜欢这只香也不会随身的,在书房里用用挺合适的,温婉古艳沉静。
九州太能伤我了,不管是小说还是现实。
顺便推秋山玉碗太太的野尘!太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