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段时间上知乎找耽美文推荐,几个帖子的评论区撕得厉害。
        固然书籍有深度文笔之分,但看书弄什么鄙视链呀。每本书都有自己的受众和价值。我初中看心灵鸡汤,现在觉得笔力和思想性都太浅,但在当时它们确实支撑我贫瘠的心灵度过青葱岁月,给了我无可代替的抚慰。也许不会再翻看那些书了,但我永远感激它们曾经的陪伴。
一个作品不一定适合每一个人,但要不要轻易地贬低别人的阅读选择。文学如此,网文也如此。
       我看文学是抱着探索的心态,完全不知道作者打算写什么就翻开了书页。小学接触鲁迅,以为他站对了立场而已,很不喜欢。直到高中读了萧红的《回忆鲁迅先生》,觉着他不是幻想中硬冷冷的人,是鲜活有趣的,才重拾鲁迅的文章来读。读的是《狂人日记》,悚然震惊,写得太疯。顿时涌上愧意,当初年少不识泰山,不该随意评判。文学含蓄悠扬,撕开生活和历史的一角。积累不够读不懂,探索的步子也停了,就放一下。有所成长后再看,又前进几步,豁然开朗。看多了不一样的故事、阶层、命运,接受度和理解力也提高了,能容纳更多不同的观点,感觉整个阅读过程是往上垫的。
       而看网文于我而言是娱乐。看网文就好比看电影,要挑感兴趣的题材。我去电影院看喜剧片是想收获欢乐,看科幻片会对特效有要求。同理,搜网文时我会抱着一定的预期,如果那篇文能呈现我想看的内容也就觉得心满意足啦。比如,我不太喜欢《千秋》,却喜欢《论如何错误地套路一个魔教教主》。这并不是孰优孰劣的问题。只是我冲着武侠的标签去看《千秋》,但它却少了武侠的风骨和余韵,在我心中它是部不错的古耽,却不算很好的武侠。而《论如何错误地套路一个魔教教主》是一本沙雕,一本定位清晰的沙雕。它不整什么升华煽情,就一本正经写沙雕,简单故事,看得我很开心。
       每个人的XP和虐点之类的都不同,其实看文取向不同的读者互相交流也挺有趣的,能听到自己get不到的情感,也能更好看清自己的阅读倾向。
之前跟朋友聊原耽,她觉得有主线走剧情,恋爱成分少一点没关系,但恋爱要好好写,感情要真。我是觉得不写恋爱也没关系,写情起情灭,两相辜负甚至虚情假意都可以,看对黄金上位者压迫的反抗或两人对持我也很喜欢,只要角色的行动逻辑符合人设就行了。然后我就给朋友讲了一篇君臣文举例。
        朋友:那你就是只想看拉扯呀!
        我想想也对。我不太喜欢两个人确认关系后一个劲腻歪,双方完全没有冲突和矛盾,特别是三观不同或立场有差别的角色,确认关系后完全不需要磨合一样。所以干脆破罐子破摔,挑一些爱意更薄或爱而不得,情谊不纯的文。特别是那种存了半份真心和怜惜,但在浩荡的局势、惨痛的现实和庞大的利益纠葛面前,这点感情又太微不足道了。两位各退一步都算海阔天空,互相放过,互相成全。
        朋友继续念:太可恶了,你看原耽竟然不看恋爱!
        我:看恋爱可以看同人嘛。
       我朋友也读过《三体》、《 八月炮火》。她读过许多优秀、残酷、现实的作品,这不妨碍她爱看真心实意感情线,不太爱碰虐文。要给她推小周的《十大酷刑》,她能接受理解,但必然不太想看。毕竟网文娱乐嘛,大家找对胃口的来看,正常。
        当然看网文也会有意外之喜,一些没预想到的行文和发展总会给我增添额外的乐趣。反正看文嘛,最重要是自己感兴趣。少管别人爱看不爱看,读后交流可不是用来掐架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