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老师要走了。
  她考上了新单位。感觉是个很不错的工作。
  这也就意味着我们要换一个老师了。
  隔壁班的政治老师很好看,也刚好是我们午托的老师,班上总有人想要她来教我们。
  在这里不得不狠狠吐槽一下有的男生,非要去办公司盯着人家看,影响工作。
  -
  昨天是周五,上午最后一节课是政治。
  讲完所有的知识点,刚好还剩下最后一分钟。
  "剩最后一分钟了,我们来唠唠嗑吧,最后一节课了。"
  "对了到时候所有的提纲我都会发给mn老师的。"
  mn是我们的班主任。
  "然后我也尽了我最大的努力,和德育处表达了一下你们的想法。"
  她看过去一副波澜不惊的样子。而我却早已在台下偷偷抹眼泪。
  我这人吧,不太喜欢离别,因为觉得总是要哭泣。似乎,无声的离别才能让我不那么在意。
  我听懂了她的意思。
  她向德育处反映了这件事,她向德育处争取让隔壁的政治老师来教我们。
  就因为有些人嘴上一直挂着这些话,一直讲。
  -
  其实说起来,我和她没说过话。
  第一节课的时候我还觉得她很凶。
  但是后来发现,事实往往和我想的相反。
  她不凶,知识点也会一个一个讲,也尽可能的让我们背诵最精简的东西。
  期中考试,她也买了零食,很庆幸的是,我拿到了。
  -
  下午第二节是语文课。例行默写。
  然后赖姐让我们坐直,我知道,这是她要说大事的前提。
  她狠狠的批评了我们。
  "你们班这个学期不知道怎么了,成绩也在下滑,班风也很差。"
  说的都是事实。上个学期平均分还有113,这个学期只有108了。班风差,也是事实,自从芳姐走之后就开始了,因为mn没什么威严,不太镇得住。
  "你们知道你们班主任昨天找我,她说,你们说她水课,我不知道水课是什么意思,上课划水嘛?应该是上课偷懒的意思吧。"
  "她说你们有人说,以前芳姐在的时候能写满四个黑板,但是我只能写满两个黑板。"
  "你们要知道,她会认为是自己教的不够好。"
  我看着眼前的地板,每一件事情都是无比真实的。但其实我觉着挺负责任的。听写也会天天催。
  "按理来说,我不该管你们班的事情的,我这叫多管闲事。但是我昨天吃饭的时候听德育处说要xx(说的啥我忘了)你们,因为我本身就是德育处的,我没有说话,我就在那边听,然后才知道了前因后果。"
  嗯,就是那几个男生,每天去办公室,就为了看隔壁的政治老师,有次我下去抱听写本的时候,还瞧见了赖姐抓了他们三个,正准备训呢。
  新来的转学生,我也很不喜欢,很拽,好像自己很牛一样。
  我们班英语课代表,老好人,脾气好。
  上次被那个转学生说什么。
  "你就比我高了两分。"
  也挺想笑的,两分也是分,你就是没有比人家多考那两分,不知道在得瑟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