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死了,凌迟处死。  
  我静静地看着,看着自己的肉被割下来,可是我却感受不到任何痛苦,因为,我已经死了。
  行刑的两人似乎也有所不忍,手抖个不停。其中那个大个子问旁边尖嘴猴赛的小个子男人:“哎,好好的,殿下为什么要用这么痛苦的刑法杀了静姑娘啊?”
  小个子男人声音有些颤抖:“唉,你那天回家去了,所以不知道,静姑娘在殿下成亲当日,刺杀了殿下最爱的女人,被一众侍卫捉拿。殿下说静姑娘是奸细,要压入地牢严刑拷问。可是,静姑娘什么都没说,最后自己请了凌迟……”
  两个人看着手下女人血肉模糊的身躯,都害怕却又不解。
  是了,这刑罚是我自请的,为了他,为了那个我到死都要为他铺路的人。
  我是一个杀手,被太子殿下豢养的杀手……之一。
  其实,当初我不是一个杀手,我记得,在很久很久以前,我是一个小乞丐。
  是的,很久之前了,久到我几乎以为是上辈子的事情。呵,现在好像确实是上辈子的事情了。
  那个时候的我,每天苟延残喘,活在阴暗的破庙里,浑浑噩噩,半死不活。
  直到那一天,我不记得那是什么日子了,只记得那天的太阳特别温暖,特别耀眼,晃得刺目,恍惚间照到我心中最阴暗的角落里。
  在这样一个美好的日子里,我遇到了他。
  他逆光而来,看到了我,他眨了眨眼,笑了。那个笑容啊,比太阳还刺眼,我不由得慌乱的低下头,不敢与他直视。
  窘迫间,我听见他说:“你,要不要跟我走?”
  我猛地抬起头,看见他那只如玉般的手朝我伸来。
  我仿佛着了魔,死死盯着这只手,看着这只手缓缓拉住一只又脏又黑的手,嗯,那是我的手。
  忍不住缩了一下,却被他牢牢握住了,他说:“跟我走,好不好?”
  我愣愣的看着交握的手,我听见了自己的声音:“好。”
  
  从此,我成了他的贴身侍女,我有了自己的名字,叫静。
  我也知道了,他,是当朝太子,一个野心勃勃却不受宠、随时可能被废黜的太子。
  看着他每天在朝堂上苦苦挣扎,每次回来都是酩酊大醉。我看在眼里,有些为他难过。
  终于有一天,我做了一个决定,一个极其大胆的决定,我自请去做了杀手,我想帮他。
  我没日没夜的训练,起得比所有人都早,睡得却比所有人晚,只为了能够顺利完成他交付的任务,也为了……让目标离去时不要那么痛苦……
  我讨厌杀人。第一次杀人的时候,我吐得天昏地暗;后来,我习惯了,只是我身边再也没有出现红色的东西。
  我时常想,造了这么多杀孽,死后要下十八层地狱受千刀万剐之刑的吧。
  现在想想,倒也是一语成谶了,只不过还没有等到死后。
  我看着肉一点一点儿被割下,快见骨了,浑身上下没有完整的地方。
  还好,至少我的骨头是完整的。我有些乐观的想。
  我的尸骨就这样被随意丢弃在了乱葬岗,风吹日晒,时不时还要接受蛇虫鼠蚁的啃咬,直到它化作一捧灰烬。
  鬼差来了,要带我走,我没答应,我说,现在去了冥界也投不了胎,不如在人间漂几年。他们没有强求,毕竟现在做鬼也不容易。
  他登基了,在我离开后的两年,他杀了先帝,登基。原来,没有我,他一样可以坐上皇帝的宝座。这个认知让我有些许的失落,所以我时不时的蹦出来吓他一下,尽管从来没有成功过。
  他又成亲了,立了皇后,纳了妃子,也有了皇嗣,他也老了,老到已经做不动皇帝了。
  后来,他病了,病的快死了,我站在他床前看着他,看着这个我为之付出性命的男人。
  鬼差又来了,他们说我可以走了。
  他好像看到我了,朝我伸出手,我只是静静地看着,没有上前。
  我跟鬼差走了,过了奈何桥,喝了孟婆汤,跳了轮回池,一切过往皆成云烟。
  恍惚间,我仿佛听见他说:“跟我走好吗”;又仿佛听见他用气若游丝的声音说道:“对不起,静。”
  也许,他早就知道,当初和他成亲的那个女人是个奸细,她想杀了他,但她的家族位高权重,远不是当时的他可以撼动的……
  也许,他早就知道我对他的心意,所以利用了我……
  也许,我能那么轻易的杀了那个女人,也是在他的算计之中……
  也许……
  呵,哪来那么多也许,这一切,都已经与我无关了,因为,因为我已经不记得爱他了啊……
  来生不要再见了,殿下!
  
  “呼~又送走一个,真傻啊,竟然愿意受百年轮回池之苦来换那负心人的一线生机。你说我们这工作,俸禄低,还又累又苦,阎王大人什么时候给我们放放假啊!”刚送走一个执念鬼的鬼差对孟婆抱怨道。
  孟婆一边搅着她的汤水,一边道:“行了,别抱怨了,有抱怨的时间,还不如多渡几只执念鬼,他们业障太重,不能直接投胎,又有为祸人间的可能,只能成为轮回池中的灯火,接受轮回池的清洗,为投胎的人引路。”
  只是他们都知道,一般执念鬼只需一个甲子便可重入轮回,那女鬼……哎……怕是永世不得超生咯……
  那又怎样,一切终究已经结束了,谁都不会记得,可能鬼差和孟婆会时不时聊上几句,过段日子,便又是下一个话题了。
  或许,有人会在午夜梦回时见到那个安安静静的、眼里全是他的女孩,只是现在……一切都不复从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