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将自爱喊得最响亮,做着自己都不知道对不对的事情.
-
她自认为是一个不怎么真实,却又喜欢稳妥的人。她喜欢安安逸逸的生活,突然的变动会让她不适应,她会抗拒,能拒绝的拒绝掉,就是别人口中的主意正,拒绝不掉的就受着,就是别人口中的没主见。
高考之前的两三个月她有一段不太愉快的暧昧期。她以为一开始是真的喜欢,是那种想付出想把好都给出去的错觉。是谁的错。没有,她说不上来是谁的错。可能事情发展发展,过程再不同,结果也是一样的。最终不了了之。
后来,再提及这段时间,这个事情,她很自觉的把错揽给自己。她嘴上说自己渣过一个人,但实际上,她心里很清楚,她不承认。她认为,她有底气说自己很认真。至于揽错,她可能觉得,这样会让别人觉得自己很真诚,很实在。这样看来,她很虚伪。
她是某一年18日到的学校,认识的舍友,认识的他。18日晚上他发微信,说QQ密码忘记了,要她帮忙找回。第二天,他发消息说起他之前的情史,聊的不算多僵,一句接一句。她感觉到了,但是她没挑明,也没回避。再聊一聊,两人约好了晚上出去看月亮。
她慢热,网络外向,和不熟的人,几乎说不上话,所以基本上都是他在说。那天晚上没有月亮,也无所谓了,十五的月亮十六圆,还有明天。
第三天晚上,月亮真的特别圆。两个人到处走,他去牵她手腕,兴许是理智作祟,她在袖子里把拳头握的死死的,生怕人家牵手。
于是一来二去,一天两天三天四天,好多好多天,两个人稀里糊涂就在一起了。
几乎没有过程,她没得到一个女孩子想要的过程,他也没给。所以都说,容易得到的,都不值得珍惜。也就是说,她不值得。他也不值得。
你现在要是问她,你知道喜欢是什么吗,你喜欢吗,她也不知道。你相信一见钟情吗,现实点,这种小概率事件确实存在,但只属于小部分群体。
她只是接受罢了,没拒绝,接受了。连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喜不喜欢,稀里糊涂的接受了而已。好像事情应该这样发展吧。
期间她有说过,不想处,他说,做朋友也挺好。然后第二天依旧如常,照此,她同样是接受不拒绝。她也不知道为什么。可能,他是她拒绝不了的那类存在里,她选择没主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