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婆婆住在一起有一点不好,就是回过神来,会觉得自己多余。他们可以如此天衣无缝、无怨无悔地生活在一起,不沟通都没问题,我为什么要在呢?
谁也没有需要我。
我的那么多习惯、想法、脾气,对这个家而言,都无足轻重,可以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了。
比起吃醋,我更多的是无奈。
我做不到婆婆那样的,我知道。
有时一起散步走着走着,觉得这样没有意义,自己在浪费时间在固定的轨道上,一圈一圈,而且没有人在意。就会突然很想逃离,哪里都好。我已经生下了孩子,改变了身材,我的自由的人生可以归还给我了吧,抑或自己去争取。总之,婆婆更像传统意义上的好妻子。我是个坏妻子。婆婆看上去很明媚很年轻很快乐,我也许永远都做不到,我总是愁云密布地思考着什么,反驳着什么。
我不认同没有证据的结论。
我想自己做饭,想让台面整洁,想让漫漫吃大块大块的辅食……
我就是要把锅放进洗碗机洗,就是要节约用纸,就是喜欢乘公共交通浪费时间……
一切都要自己争取,我会努力。
好想,好想,跟人说话啊,用喉咙、舌头、嘴唇,说出心里的话,而不是一直写啊写啊写啊。
和婆婆住在一起,我失去了随心说话的权利。
无法为灵魂自由发言,整天只能说点吃饱了我困了之类的废话,我的心不想呆在这里了。
我想自己做饭啊,这是女主人的特权啊。
越去想,越焦虑,越沉溺其中。
要去做能做的,力所能及的。
囤货本身是种不安的表现。
在豆瓣上看别人安心过上极简生活,每月写消费复盘,岁月静好,仔细一看,自由职业,月入5w,股票铂金还能入8w。哦好吧,只有羡慕的份,我继续囤我的货。
在宜家和京东的海洋里徜徉,变成把自己转晕了的鱼。
双十一怎么就变成了这样的购物节。我记得大学时,我作为单身狗,还会买pocky吃,这是最初的庆祝方式。当时最大的苦恼是南师不平衡的男女比例,不过现在也是吧,整个办公室没有男的。
还是想要一点点买,不想一下子买,太累了。
一直逛购物平台,我越来越烦躁了,都没有心思干啥正事。
下午外面还有人有毛病一样大唱卡拉OK。
上周日(昨天),上午和我妈带漫漫去环球港玩,中午Lance做好了饭等我们。全程公交or地铁,漫漫很配合,还和路人招手,摇来摆去,傻乎乎,很可爱。
是很可爱但是我现在太down了,没有心力来描绘了。
Lance做菜做得很好吃。
周末想出去,把惠山古镇的票用了。
过于集中,就会过于疲惫。
当务之急是装修,那就搞装修吧。还有工作,要出推文的,昨天一天也没写啥。
和婆婆住在一起,接受她无微不至的照顾,接受中式厨房的重油污、客厅的脏乱差、对Lance的无尽溺爱、对漫漫的占有欲,无论吃醋还是无奈,都是多余的情绪,正如我在这个家的处境一样。
这个家里唯一觉得不对劲的,只有我而已。
我应该做的,是深呼吸,微笑,接纳,不与任何人对抗,将情绪倒入黑洞。既然要婆婆来照顾漫漫,有求于她,那我必须承担所有的后果,目前的一切,已经很好了。
做人,要知足。
每种生活,都有其苦恼。分析、克服、沉淀,去做能做的。